社會 2017-11-20 | 淼哥故事會

午飯後,辦公室沒人,淼哥坐在辦公桌前看莉絲.默裡寫的《風雨哈佛路》。

娟妹一陣風似的跑過來坐下:“淼哥、淼哥,有件事情在我的朋友圈刷屏了,真是無語到了極點。

‘患白血病的老婆骨髓移植當天,配型成功的她二哥和三哥突然反悔了,醫院門口我跪著求岳父都沒有用。’

11月16日,北京一醫院重症病房前,範某蹲在門口無助地流淚。

2天前,他在醫院門口跪求岳父的那一幕看哭了很多人。

可磕破頭卻換來親人無情離去,妻子也錯過了最佳移植時期。

自古都說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這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同胞兄妹,竟然還這麼自私自利,還不如那個沒有血緣關係的老公。

難道真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也太絕情了!

配型成功又反悔,磕頭哀求也沒用,最佳移植時期都錯過了,這可是一條鮮活的生命呀,更何況是自己妹妹的。”

淼哥翻看手機:“親,在資訊氾濫的新媒體時代,永遠記住一點:任何刷屏的事件都會反轉。

大家急於通過事件來表達自己的觀點,沒人有興趣深究事件的來龍去脈。自媒體太多,事實不夠用了。

看了相關報道,我覺得事情不是大家想的那樣。這不是悲劇炒作,也不是兄弟無情,臨床工作中類似事件很常見呀!

報道里提到,患者三哥有自己的顧慮,孩子還小,家裡主要的勞動力是他,而二哥尚未結婚。

骨髓移植,一般人看到這個名詞就會發抖。膚髮血肉繫於骨上,骨的中心不就是骨髓嗎?

一滴精十滴血,一滴血十滴油,手上動作太多都會頭暈眼花腿打哆嗦,這把骨髓抽出來,那還不得耗淨元陽呀!

這裡面有個宣傳的誤區,隨著科技的進步,現在絕大多數骨髓移植,即捐獻造血幹細胞,都是從外周血裡進行的。

具體的方法是:

動員供者骨髓:供者皮下注射粒細胞生長因子,促進骨髓產生更多的造血幹細胞,並釋放至外周血液迴圈中;

採集幹細胞:用機器採集供者的外周血,將血中的有效幹細胞成分收集後,把其餘成分再輸回供者體內。

幹細胞檢驗和輸注:採集到足夠移植的造血幹細胞,在常溫下幹細胞迅速送至受者所在醫院,並輸入受者體內,過程類似於輸血。

一般採集需 3~5小時,最終需要有效成分 150~250 mL左右。一次採集量不夠,可能需要連續採集2天。

舉個例子,地上有灰,你用電風扇把灰吹到空氣中,再開啟空氣淨化器。

挾帶灰塵的空氣從淨化器濾過,灰留在了機器裡,乾淨的空氣又到了空氣中。

把灰在空氣淨化器裡收集起來,倒到花盆裡做土,可以種出美麗的鮮花。

地上的灰,過段時間還會有的;如果你閒的蛋疼,可以再來一遍。”

娟妹噗嗤一笑:“真是服了你,第一次聽說把捐獻骨髓比成空氣淨化器吸灰,不過的確很形象。這個過程到底對供者有沒有影響呀?”

淼哥揉了揉肩膀:“造血幹細胞捐贈已經進行了幾十年,目前還沒有由於捐獻造成長期身體健康損害的事情發生。

深圳,是一個有愛的城市,截至2013年5月8日,深圳共捐獻造血幹細胞135例,是中國大陸地區捐獻人數最多的城市。

這第135例捐獻者,正是我們醫院兒科的一位女醫生。

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她說自己沒有告訴父母,丈夫也比較擔心但是還是支援的。

她說:‘自己獻出的是一點血,而對方獲得的可能是生命,所以感覺很值得’。

我看她現在挺好的,脣紅齒白,滿面春風,上夜班照樣精神抖擻。

大部分不良反應很輕微,如骨骼痠痛、頭暈乏力、手足麻木等,一般幾天就能緩解。有血栓、脾破裂等嚴重不良事件報道,但均為個案。

最難受的,可能是捐贈過程中幾個小時不能上廁所,一般休息3~5天后可以正常工作、生活,無需特別補充營養。

家家都有一本難唸的經,骨髓捐贈者配型成功後又反悔,不少見,壓力來源於多方面,主要是家庭。

只要你在18至45週歲,身體健康、符合獻血條件,就可以在獻血點獻血時申請加入中華骨髓庫,不用家屬簽字同意。

但真正需要捐獻的時候,你還是會告訴家屬一聲,這時就會有你最親的人在旁邊勸阻你,聽還是不聽?

況且患者三哥說了,醫生告訴他即使捐獻了骨髓,妹妹治癒率也只有20~30%,整個治療費要60萬。

萬一竹籃打水一場空呢?要是有個七八成把握,他們肯定願意捐的。

這件事情,我覺得與其對患者的哥哥進行道義上的譴責,不如對相關知識進行科普。”

娟妹好奇的問:“配型成功後拒捐,會對患者有什麼影響嗎?”

淼哥嘆了口氣:“首先的影響,肯定是心理上的打擊。

非親緣之間配型成功,概率是1/10萬,兄弟姐妹之間配型成功,概率是25%,同卵雙胞胎配型成功,概率為100%。

但是臨床上不乏有好幾個兄弟姐妹但一個也配不成功的,還有倆兄弟和患者配不上、但是倆兄弟自個兒配上了等等。

誰有都活下去的渴望,好不容易配型成功,對方忽然反悔,這無疑是一次巨大打擊。

最可怕的,是進入捐獻流程後的反悔,這時候會害死人的。

為了接受供者的幹細胞,患者需要進行清髓預處理。

患者會入無菌倉,使用大劑量的化療藥,徹底摧毀患者正常免疫及造血幹細胞,從而能讓新的幹細胞在自己體內生長。

這個時候無疑是把自己的生命交了出去,就像槍林彈雨的戰場上,你讓一位戰士跳出破戰車。

再破的戰車,也有保護的功能,躲在裡面好歹能頂一下,通知戰士跳出來,有輛新戰車來接他。

結果,戰士跳出來了,新戰車爽約了……”

娟妹佩服的說:“淼哥,我不扶老太太就服你。

灰塵、空氣淨化器、戰士、戰車,你能夠舉這麼通俗易懂的例子,把問題說清楚。”

淼哥45度望著天花板:“骨髓捐獻,做與不做,選擇權在捐獻者,這是志願行為。

我們譴責別人臨陣退縮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自己會怎樣選擇?

自己有獻過血嗎?自己有申請加入中華骨髓庫嗎?自己有申請器官捐獻嗎?

臺灣慈濟功德會創始人證嚴法師,是世界骨髓捐贈工程中不可忘卻的一位。

1966年間,證嚴法師到花蓮一家診所探訪朋友,看到地上有一攤血,聽人說是一位孕婦流產,因繳不起8千元保證金而被拒收,最後只能被家屬擡走。

事後,證嚴法師感慨疾病和教育的不平等,她以一己之力,四處奔波籌款,建立慈濟醫院。

在她的號召下,臺灣建立了慈濟骨髓庫,這是亞洲最大,世界第三大骨髓庫,中心供髓區域逾二十五個國家。

截至2017年06月30日,臺灣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庫容414164人;捐獻造血幹細胞(含周邊血)例數4712人 (臺灣境內 1804例,臺灣境外 2908例)。

大陸地區有多家醫院與其對接,接受來自臺灣的幹細胞無償捐贈,迄今超過1700例。

如果有可能,我想呼籲大家做臍帶血捐贈。

臍帶和胎盤血液中也有幹細胞,採集臍帶血不會對母親和孩子有影響,在斷臍時同時進行,無痛無害。

自存臍帶血,由於血液系統疾病本身發病率低、臍帶血的量太少,成年發病時單份臍血不夠移植等原因,意義不大。

據統計,美國三大臍帶血儲存機構到目前為止,儲存的百萬份的臍血幹細胞,自用的不超過 300例。

但是,儲存臍血最大的好處是讓其他患者有機會移植,臍帶血幹細胞移植已經成功救治了許多身患血液疾病的兒童。

截至2017年5月31日,中華骨髓庫庫容總計2367220人份;而僅2016年,全國住院分娩活產數就有1846萬。

一方面四處求援,一方面任意丟棄,因為臍帶血檢驗、運輸、儲存的成本問題,公共臍血庫運營困難。

如果大家能呼籲一下社會關注,通過某種方式達成共贏,應該是件積德積福的好事。

與其站在道德高地去譴責別人,不如主動去宣傳相關知識。

願疾病不再肆虐人間,願我們相互幫助攜手同行。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社會相關

使用條款| 私隱政策| 聯繫我們

© CopyRight 2016 HKCOMPANYSEARCH.COM Rights Reserved. 0.010892868041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