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2017-11-20 | 鏟史官

編後語

關於薛仁貴,大家可能從《薛禮徵東》,以及《薛家將》中瞭解的比較多,所以對薛仁貴有個固定印象,超級名將,英勇善戰,但屢被奸臣陷害。

但演義畢竟是人情化的,歷史往往是冷冰冰的,真正的薛仁貴,絕對不負名將之名,但也絕非一個高大全的人物,而演義中,陷害薛仁貴的李道宗、張士貴等人,也絕對不是那麼邪惡。

而薛仁貴之所以被人們傳誦至今,一方面是他為大唐開疆拓土的功績,另一方面,就是他的出身,絕對是從布衣到將軍的典型,一切的一切,都靠自己的雙手和戰功取得,經歷極為勵志。

然,無論是薛氏,還是夫人柳氏,都是河東大族,在門第之風還沒退卻的唐朝,家境可能破落一些,但出身還是有一定優勢的。

薛仁貴真正擅長的,是利用少數精銳,進行強襲作戰,無論是征討高句麗,還是對付鐵勒,乃至於吐蕃,大多如此。薛仁貴的大兵團作戰能耐如何?

從記載來看,可能不弱,但他卻碰上了坑人的隊友——郭侍封,最終遭遇了人生的滑鐵盧大非川之敗。即便是大非川之敗,也使得有絕對人數優勢的吐蕃停止了腳步,除了吞併已佔領的吐谷渾之外,沒能再進一步。

關於薛家將的傳聞,也就是薛仁貴父子、乃至孫子們的經歷,只能說,這還是民間文學發展的結果。薛仁貴的兒子並不叫薛丁山,自然也就沒有兒媳樊梨花,更不會被兒子用箭射死。

一般認為,薛丁山的原型是薛仁貴的兒子——薛訥,薛訥在武則天時期,曾經也是一員悍將,在鎮守邊疆期間屢立戰功,雖有和酷吏來俊臣衝突的時候,但仍然沒失去武則天的信任。

薛仁貴的孫子還真有反唐之事,只不過不是評書中反對武則天那麼正面,而是薛楚玉(薛仁貴五子)之子,薛嵩。薛嵩曾經參加了安史之亂的叛軍隊伍,但好在史朝義兵敗之後,薛嵩重投大唐,被封為節度使,沒被深追究。

在京劇戲臺上,薛平貴和王寶釧的故事,甚至比薛仁貴的《汾河灣》還火。這倆人到底有什麼關係嗎?大概有兩種說法:

其一,毫無關係,薛仁貴的劇目是歷史加上民間演義的結果,而薛平貴的故事,很可能是從西方傳過來的故事改編而成。今人楊憲益先生曾考證,薛平貴的故事,很像西方的童話——熊皮,原因除了熊皮的發音和薛平貴很像,甚至具體情節,也和薛平貴的故事有類似之處:

一個潦倒的軍士,遇到一個妖人,妖人送了他一張熊皮,要求他七年不得洗澡,然後就有大富貴降臨。後來軍士到一人家,有姐妹三個,都很貌美。但大姐二姐嫌軍士醜陋,只有三妹因為軍士救了自己的父親,甘願嫁給他。婚後,軍士將一個指環一分為二,以作憑證,自己又去漫遊四方。很長時間內,三妹因為守節,受到兩個姐姐嘲笑。而七年期限一到,軍士帶著大富貴返鄉,認了自己的妻子,兩個姐姐則因羞愧自殺。

其二,是京劇界的說法。據說山西一個富戶,為母慶壽,唱堂會,演《汾河灣》劇目。老夫人十分高興,找到戲班的人問薛仁貴和柳迎春的最後結局。戲班的人據實相告,薛仁貴因為軍務繁忙,很快又回到軍中,柳迎春因思夫心切,不久病逝。老婦人聽後,鬱鬱寡歡,以至於重病不起,後來名醫指點,心病還須心藥醫。富戶就聯絡戲班,把薛仁貴變成薛平貴,柳迎春變成了王寶釧,重新排了這麼一齣戲,以大團圓結局收尾。老夫人大喜,病就不治而愈。此後,薛平貴的戲碼也就逐步被搬上臺面。

這兩者,到底哪個為真,大家見仁見智吧。

參考資料

《唐書》、《新唐書》、《資治通鑑》、《薛仁貴其人其事》(尹承琳)等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人文相關

使用條款| 私隱政策| 聯繫我們

© CopyRight 2016 HKCOMPANYSEARCH.COM Rights Reserved. 0.0077519416809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