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2017-11-20 | 冷兵器研究院

在二十一世紀頭幾年的中國網路論壇上,十分火爆地流傳著一張“秦與馬其頓戰術體系的比較”的帖子。帖子的作者本身並無意引戰,只是想試圖通過借用美國軍事歷史學家阿徹•瓊斯的戰爭理論體系對秦軍與馬其頓軍隊的分析,來讓中國國內的同好瞭解阿徹•瓊斯的理論。

▲“亞歷山大石棺”上所雕刻馬其頓軍隊與波斯人交戰的形象。該石棺的名稱得自於石棺上的亞歷山大大帝,但並非是入殮亞歷山大所用,現收藏於伊斯坦布林考古博物館

但是像這樣一個極具爭議、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話題,在廣大網友的熱議中,很快就偏題走向了誰能打贏誰的節奏,其熱度在中國網路上至今仍然是餘溫尚存,並且還派生出諸如漢朝對羅馬、明朝對歐洲這樣發展到討論國力、文明層次的東西方隔空鬥獸。

拿鄭和寶船和哥倫布第一次探險所乘的旗艦聖馬利亞號對比也是屬於很無聊的行為

經筆者多年測試,《帝國時代》系列軟體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滿足那些喜歡隔空鬥獸者的需求

阿徹•瓊斯的代表作《西方戰爭藝術》在亞馬遜上評分為四星半,一個相當高的評分

在現今的網路上,已經不乏看到所謂的“重騎兵不是重灌騎兵,而是以衝擊為戰鬥方式的騎兵”和“哪怕是身穿重甲的騎兵只要他們用的是弓箭或火槍這樣的投射武器就是輕騎兵”之類的言論(輕重步兵之分同理)。若是問之出處,或曰阿徹•瓊斯之《西方戰爭藝術》。甚至今天,仍可以看到有人把阿徹•瓊斯理論的兵種分類認為是普遍且唯一正確的方法而濫用,或者是把遊戲思維代入阿徹•瓊斯理論中的“輕騎兵”、“重騎兵”、“輕步兵”、“重步兵”的概念,認為這些兵種之間無條件地存在兵種相剋的情況。

▲遊戲中展示的兵種樹可以讓部隊的輕重一目瞭然,而且通過設計引數讓他們具有相剋屬性。但是複雜多變的歷史實際能夠像遊戲這般簡單?

如果有哪位讀者讀過《西方戰爭藝術》和認真看過《秦與馬其頓戰術體系的比較》中的原文,就會知道雖然阿徹•瓊斯對古代兵種的劃分是有以投射或是衝擊的戰鬥方式來作為區分“輕”“重”的根據。例如他在對中世紀戰術和戰略總結中,所畫出的武器系統的戰術能力圖解就是很明顯的例子,而且在這張圖表上看似確實是體現了兵種相剋屬性的特徵。

但是,在阿徹•瓊斯《西方戰爭藝術》的書中,明確寫到過,重步兵之所以被叫做重步兵就是因為他們的裝備重——書中的原文為:“被稱為重灌備步兵的希臘士兵,自然是以盾牌、頭盔、護胸甲以及其他各種防護裝備覆蓋其全身各個部分。這些通常是由金屬製作的防護裝甲,再加上劍和矛,使士兵負載沉重,奔跑困難,同時也賦予了這些士兵一個恰如其分的名字——重型步兵”。同樣地,弓箭手這類以投擲為手段的輕型步兵之所以叫輕型步兵也是由於“因為沒有重型盔甲,所以他們被稱為輕型步兵,無論在行進還是戰術行動中,他們的行動速度都比較快。”

▲圖左為一個古希臘重灌戰士的形象,圖右則是輕裝步兵

換句話說,從一開始,“秦與馬其頓戰術體系的比較”的帖子作者就沒有注意到阿徹•瓊斯對“輕”、“重”的定義並未完全脫離傳統意義上以裝備(主要是盔甲的有無)論輕重。阿徹•瓊斯並不認為沒有盔甲保護的肉搏兵種就可以冠以“重”字;像輕步兵、輕騎兵的“輕者自輕”也是由於他們沒有重型盔甲方便機動的緣故。

▲這隊亞述騎兵算輕還是算重?

以騎兵之輕重而論,例如他在描述普拉蒂亞會戰時使用短矛、匕首、弓箭或標槍等武器,採取打了就跑戰術的波斯騎兵時,就並沒有稱呼他們為輕型騎兵。儘管用弓箭和標槍投擲打了就跑的騎兵按照現在一些人的定義是完完全全的所謂“輕騎兵”。相反,在將波斯騎兵與使用長矛突擊為作戰方式的馬其頓重型騎兵比較時,也只是說波斯人沒有能與亞歷山大禁衛軍相匹敵的重型騎兵,在後文中則更是明確地稱波斯騎兵為通用騎兵。其中的奧妙恐怕就是被拿來作比較的波斯騎兵是穿有鎧甲的。

▲2500年波斯帝國慶典中重現的阿契美尼德王朝時期的波斯重灌騎兵

此外,在阿徹•瓊斯論及其他輕型騎兵時也多半可以發現他們的盔甲不怎麼樣,或者乾脆是沒有盔甲。比如,隨克拉蘇參與羅馬帕提亞卡雷之役的高盧騎兵“僅穿單薄衣物,其身體暴露在敵人強有力的長矛之前”,於是就被劃分為輕型騎兵;在1071年的拜占庭與土耳其之間爆發的曼奇刻爾特會戰中,土耳其一方的木有護身盔甲僅攜帶一把短劍,有時是攜帶標槍,主要依靠弓箭的騎兵也是給劃分為輕型騎兵。同樣的情況還出現於書裡與十字軍對壘一方的輕型騎兵的描述中。

▲這一組蒙古騎兵,孰輕孰重?

十分耐人尋味的是,阿徹•瓊斯在對提到蒙古軍隊及其裝備時,只是簡單地說“其中大約3/5是輕型騎兵,2/5是重型騎兵。他們的輕型騎兵帶有備用弓和3袋箭,並且至少有1匹備用馬。大多數重型騎兵以皮質盔甲防護,能夠跟上輕型騎兵。”言下之意彷彿蒙古軍隊中的輕型騎兵並不穿著盔甲。從這一點上來說,似乎阿徹•瓊斯眼中的輕型騎兵就是一副無甲弓騎兵的樣子。

綜上所述,在阿徹•瓊斯的分類中重型騎兵的盔甲即使並不是太重,如亞歷山大的禁衛軍、歐洲中世紀比如被稱為軍士僅有鎧甲和頭盔裝備的重型騎兵,和上面提到以皮質盔甲防護的蒙古重型騎兵都被阿徹•瓊斯叫做重型騎兵。另外,同時裝備盔甲和弓箭長矛,具有突擊和投射兩種功能的騎兵如果是偏向突擊多一些的,如拜占庭的雙重功能騎兵也是可以被劃分為重型騎兵。很有意思的是,在《西方戰爭藝術》中關於後世坦克發展的文字裡,作者不僅將坦克比作是中世紀裝甲重型騎兵,還寫到了“由於重型騎兵相互交戰,騎兵就必須有強有力的戰馬和鎧甲”,這就更加說明在阿徹•瓊斯眼裡重型騎兵與鎧甲之間的關係。

▲中國版的雙重功能騎兵

平心而論,以網路上那種投射或突擊來區分輕重的方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多重的步兵(或騎兵)才算重的爭論,並且在一定意義上還是蠻符合阿徹•瓊斯理論的兵種概念。但是,網路的輕重分類法過於黑白分明,在對於分析以中國明代騎兵為代表,同時兼具遠端投射和近身格鬥能力的通用型騎兵時,就不免會出現系統不相容的問題。雖然有人認為可以將輕型騎兵或者輕型步兵採用衝擊作戰時視為“不合格”的轉職者。但問題是,這個合不合格誰說了算?使用投擲武器的重灌單位是否必然無法在肉搏戰中與專業的重灌部隊相匹敵?這些問題顯然就不是簡單地給某一兵種貼上一個標籤就能決定的。

本文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PZL,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獲取更多知識兵器知識請關注微信公眾號:lbqyjs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人文相關

使用條款| 私隱政策| 聯繫我們

© CopyRight 2016 HKCOMPANYSEARCH.COM Rights Reserved. 0.010056972503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