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 2017-12-07 | 37度女人雜誌
智慧女性心靈讀本

↑點選上方藍字關注我們

文 |婉兮

在我寫過的一篇文章下面,有人發了個幾百字的評論,概括起來是這麼一句扎心的話:普通人不配擁有愛情。

這可能代表了很多人的觀點,也的確有些類似的故事能成為佐證。

比如說,茫茫人海里的一男一女相遇在了某年某月某地,他們情投意合卻家境迥異,最終被哭天搶地的父母棒打鴛鴦。

或者是一個沒怎麼談過戀愛的人,一不小心就走到了被剩下來的年紀,耐不住家人催朋友勸,只得和條件相當背景相似的人匆忙結了婚。

也可能是一個沒錢沒貌沒背景的“三無”男青年,眼巴巴地看上了女神,求之不得輾轉反側,得了一種名叫“單相思”的病。

這樣的事情見多了,愛情就容易被貼上“奢侈品”的標籤,讓人們不由自主將它和財富、名望、容貌等內容捆綁在一起。

這無意中給了我們一種錯覺,似乎相貌平平、收入平平的普通男女都沒有資格言愛,好像茫茫人海里的你我他,都只能在婚姻的捆綁裡苟且一生。

但所謂的愛情,無非是我遇見了一個人,見著ta我就高興,我樂意對ta好,ta也願意對我好,我們手牽手奔著美好的明天去。

私以為,得到這種情感體驗並不需要家財萬貫,也不必傾國傾城。

成年人的世界最容易把簡單問題複雜化。有時候,見得多、懂得多、想得多,反而會亂花迷人眼。

愛情的本質就是一種感覺,和外在的一切附加值都沒有關係。

誰都配擁有它,但真的不是誰都能擁有它。擁有它的人,倒不一定都非富即貴。

不久前,我讀到一個真實故事,主人公是一個來自大涼山的彝族男人。

這男人很年輕,20歲上下。他帶著同樣年輕卻病魔纏身的妻子,跋山涉水地來到城市求醫。

全身上下只有幾千塊錢,還是他挨家挨戶磕頭作揖借來的。在那個貧窮偏遠的小山村裡,很少有人會把錢借給別人看病,因為無論治癒與否,都意味著短期內無法收回。

女人的具體病情我記不清了,反正是凶多吉少,手術成功率並不高。

醫生不忍這貧寒少年人財兩空,也委婉地勸他放棄。

可那男人連連搖頭,他操著不太利索的漢語向醫生懇求,決心和勇氣表達不出來,但都清清楚楚地寫在臉上。

醫生被這年輕男人的樸實和擔當打動,手術不久後便安排了。好在天佑良人,手術很成功,男人高興壞了。這時,身上的錢已經所剩無幾,他靠著饅頭鹹菜填飽肚子,臉上卻一直是喜氣洋洋的。

但這場大病還有個致命後遺症,那個女人也許會終身不孕。

這在偏僻山村意味著什麼是不言而喻的,於是醫生又把做丈夫的喊進辦公室,面色不由凝重起來。

男人以為病情有變,也滿臉緊張地盯著醫生,可當醫生說明情況時,他卻哈哈笑起來:“這就是說,她可以活下去了嘛。”

他不怕傾盡家產,也不怕無子無女,他怕的,至始至終都只是失去自己的妻子。

故事到了這裡,就有了一個happy ending。兩個年輕人愉快地回到大山,繼續男耕女織,該幹嘛幹嘛去。

沒人敢說他們不配有愛情,過命的交情就是愛的最美註腳。哪怕這個故事裡,隻字未提愛,哪怕他們一輩子,都不會有鑽戒和玫瑰。

患難最見真情,但命運給每對夫妻的考驗都不一樣。

饒平如是2013年出名的,那時他已經90多歲了。

在此之前,他是無數上海老頭中的一個,他的故事也只是歷史洪流中的幾億分之一,在茫茫人海中模糊成一個淺淺的影子。

饒平如的妻子叫毛美棠,他們兩家是世交,姻緣始於父母之命,卻並不妨礙他們情愫互生,將彼此的一生鄭重交託。

那個時代的中國戰火紛飛,兩人雖出自殷實之家,卻不得不在時局動盪中顛沛流離。直到解放,他們才帶著五個孩子到了上海定居。

不料形勢卻忽然發生鉅變,1958年,饒平如被下放到安徽改造。有人勸美棠和丈夫離婚、劃清界限,但她沒有理會。

美棠毅然挑起家庭重擔,她在上海自然博物館工地上搬過水泥,變賣衣物首飾。

兩人靠著書信聯絡,但說的都是柴米油鹽的家常話,沒提過一句風花雪月。

這樣的日子一過就是22年,好不容易等來安定生活,卻已是老病相催。美棠得了嚴重的腎病,需要每天做腹膜透析。平如認認真真地向護士請教,義無反顧地擔負起照顧老伴兒的責任。

幾年後,美棠撒手西去。沉浸在思念裡的平如將他們倆的故事畫成一本書,取名《平如美棠》感動了大半個中國。

我相信,這是那個年代裡,無數個家庭都上演過的愛情故事。

世間多的是不離不棄和相依相伴,只是大部分故事都被時光湮沒,沒機會一一展現給世人罷了。

有人說,愛情就像鬼,聽說的人多,遇見的人少。

很慶幸,我是“見了鬼”的那一個。

和高先生的戀愛一點也不符合我的預期,他不會寫情書,甜言蜜語說得不多,也沒讓我過上錦衣玉食的闊太太生活。

有一次,我們吵得很凶。上班時,我的情緒已臨近崩潰,悲從心中起,淚在臉上流。好不容易捱到下班,一出公司,卻見他已經低著頭等在大門口。

我一言不發地上車,他也便默默地載著我往前走。傍晚的天空很美,大朵大朵的雲飄過來,我把頭靠在他的肩上,想著他已經做好我最愛吃的菜,怨氣和怒氣就一點點消了下去。

那一刻,我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我們之間有愛,雖然彼此都還有氣憋在心裡。

我們是最普通不過的一男一女,不怎麼操心國家大事,也不關心時事熱點,更不是什麼公眾人物,但這並不妨礙我們的愛情繁茂生長。

事實上,飲食男女的愛,世俗夫妻的情,也無非是落在生活細微處,比如一粥一飯、一顰一笑。

它不易察覺,於是便表現得溫溫吞吞若隱若現,但你不能否認它的存在,更不能用“不配”來否定它的價值。

不是每一種愛情都需要轟轟烈烈來定義。

有首悼亡詞寫得很美,“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是蘇東坡悼念他的亡妻王弗,但也要透過他的千古詩名,我們才有興趣去解讀他與王弗的深情往事。

不是普通人不配有愛情,而是名人的愛情更容易隨著名氣流傳開來,然後被光陰和歲月塑造為傳奇。

我相信,北宋時也有過無數個尋常男女,在日復一日的人間煙火裡經歷愛、感受愛、傳達愛。

後人知不知道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一刻的他們知道自己正被人愛著。這便足夠。

你相貌平平,你才華一般,你沒什麼錢,但這並不影響另一個人視你為生命。

但另一個殘酷事實是: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守住愛情。它需要你虔誠信仰,需要付出、擔當,有時甚至需要妥協和犧牲。

即使真是奢侈品,也總有人能披荊斬棘去獲取。

你總得先相信自己配得上,才可能有足夠的信心和信念去擁有。

留言或點贊,都是源於愛

【關於作者:婉兮,十點讀書簽約作者。90後,熬雞湯、講故事,我有酒、有茶,還有雞湯,你有沒有故事,要不要說給我聽?微博 @婉兮的文字鋪,(ID:zmwx322)。新書《那些打不敗你的,終將讓你更強大》現已上市。

新刊上市,歡迎購買


ID:women37du 輕鬆訂閱《37°女人》

夫妻相關

使用條款| 私隱政策| 聯繫我們

© CopyRight 2016 HKCOMPANYSEARCH.COM Rights Reserved. 0.0084199905395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