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2017-12-07 | 嬋稚翎

(授權發表於一點號和鳳凰號,其他平臺不得抓取、複製、轉載和洗稿)

許世友和王建安都是上將。1934年,許世友28歲,任紅四方面軍第4軍軍長;王建安26歲,任軍政委,兩人是一個戰壕裡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戰友。

可是,在張國燾問題上,兩人卻發生了誤會。

1937年3月,黨中央做出了《關於張國燾錯誤的決定》。抗大一些人在揭批張國燾時,不加區別地把紅四方面軍的幹部都扯進來,扣上“逃跑主義”、”軍閥主義”帽子。許世友想不通,於是祕密串連一些幹部出走延安,去四川打游擊。但是,在出走那天,政委出身的王建安突然醒悟:這是嚴重違反紀律的行為,不能由著性子來!他對許世友扯了一個謊:“你們走吧,我有病,怕是走不了了。”許世友一見他打退堂鼓,頓時就急眼了,“臨陣脫逃,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之後,王建安找到黨支部報告了許世友將要出走的密謀。

結果,保衛部門開始抓人,一共捆綁了30多人,其中包括許世友和王建安。從此,許世友和王建安翻臉了,遠遠見著,扭頭就走,嘴裡還故意大聲地罵:“叛徒!”

但是,兩人的“不和”引起了毛澤東的注意。

1948年,毛澤東決定讓王建安和許世友一起聯手打濟南。

戰前,他在西柏坡會見王建安,說:“打濟南的部隊都是山東的,許世友和你是‘山東兩雄’。人言‘兩雄難立’,我說孤掌難鳴。你們兩人的手要擊響,同心協力,打下濟南城!”

王建安回答:“請主席放心,我一定和許世友協手打好這一仗!”

毛澤東高興說:“好!我們演一出失空斬,失了街亭,打不下濟南,斬了許世友,也打你四十軍棍,然後官降三級。”

結果,毛澤東作和,許世友和王建安就又攜手了。

兩人一聯手,就軍威大震。經過八天八夜激戰,山東解放軍在他們的指揮下攻克濟南城,斃傷俘敵11萬,活捉敵守將王耀武。戰後,周恩來親筆起草,毛澤東親筆修改賀電,向許世友、王建安表示熱烈的祝賀。

一戰,“將相和”。

事後,許世友說:“分隔10年,幸虧毛主席幫我們和好,不然好夥計就丟啦!”

以後,許世友和王建安在戰鬥之餘經常見面,在新中國也是如此。

在新中國,許世友擔任大軍區司令員,每次和王建安,必定要“宴請”,但從來不在單位,只在自己家中。只要一上酒桌,兩人就像當年在戰場上那樣,激情煥發,鬥志昂揚,推杯換盞,幾乎杯不落桌,像年輕了幾十歲,追憶起兩人共同走過的戰爭歲月和許多往事。

1974年10月,王建安來到廣州,住在廣州軍區珠江賓館西樓。次日中午,他在廣州軍區鍾漢華副政委家吃午飯。正吃著飯,一號臺話務員接進了許世友的電話。王建安拿著話筒說:“你那麼忙,咱就見個面聊聊就行了。”

可是,許世友犯了犟:“每次見面都要喝兩杯嘛。我派車接你,下午六點我在家等你。”

王建安也不推辭。

此時許世友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廣州軍區司令員,而王建安只是軍委顧問,沒有實職。

當晚,許世友設家宴歡迎王建安;過了一個禮拜,王建安要走了,他再次設家宴歡送王建安。他們兩次見面,每次都是把整整一瓶茅臺酒喝光才起身。家宴的招待費用全是從許世友的月薪中支出。

1980年7月25日,王建安在北京病逝。許世友放聲大哭:“毛主席走了,老王,你又走了,我怎麼辦吶!”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歷史相關

使用條款| 私隱政策| 聯繫我們

© CopyRight 2016 HKCOMPANYSEARCH.COM Rights Reserved. 0.0081679821014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