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2017-12-16 | 男人裝

在大部分人的認知中,大蔥是一種矛盾的存在。你不能沒有它,中華美食的精髓就在於蔥薑蒜這類作料的排列組合;而你又有點嫌棄它,討厭他奇怪的味道,避之不及。

輔佐無數中華美食上位的大蔥

甚至沒有進冰箱的資格,被人遺忘

然而在這片土地上,有一群執著的山東人,他們守護著山東大蔥最後的尊嚴。這樣的執著令其他地方的人(尤其是南方人)費解,他們更不明白的是,山東大蔥的真正力量。

明明聞起來吃起來的山東大蔥

他們為什麼吃得那麼香?

一根有尊嚴的山東大蔥,一定是身披煎餅如黃袍加身,頭頂的王冠是莊嚴肅穆的醬色,再從餅底鑽出不羈的尾巴。這才是王者之姿。

別嚇著,聽上去高大上,其實就是煎餅卷大蔥蘸醬

山東人民愛吃蔥愛到什麼地步?不誇張的說:如果你想跟山東人成為兄弟,就去生吃大蔥吧。如果你能鎮定的在山東人面前把大蔥捲進煎餅,蘸著醬幾口吃完,他們會把銀行卡密碼都告訴你。

當然,這種王者形態的大蔥並不是隨便就能駕馭的。習慣了蔥花蔥末、小湯作料吃法的人,只是咬一口蔥白,就會被那如人生一般的酸甜苦辣百味交集所擊潰。

外國人當然不是山東大蔥的一合之敵

我裝還特地找了幾個生在南方的女編輯

請(逼)她們生吃了一口山東大蔥

1號女編輯奧利奧:

在福建長大的奧利奧,一輩子吃的蔥還不如山東人塞在牙縫裡的多,迫於主編的淫威,她吃下了人生中最大劑量的一口蔥。隨後用掉了半瓶漱口水。

2號女編輯Mia

川妹子Mia,早已吃遍了世間最極致的辣,吃大蔥對她來說就像擼串一般輕鬆,吃完一口後她又把我們剩餘的幾棵蔥拿回了工位,充當今晚加班的零食。

3號女編輯然然

安徽姑娘然然是我裝新來的實習生,對一切充滿了好奇,包括她手裡的這根蔥。她先是愛撫了一下蔥白,隨後用舌尖輕舔,這才下口。隨後全部吐出。

只見過蔥花和蔥葉的人們

根本不知道山東大蔥的本尊有多可怕

最近微博上某網友發了一張山東章丘大蔥和自家大蔥的對比圖,徹底顛覆了全國人民對大蔥的認知。網友們紛紛驚呼 “我特麼長得還沒有一根蔥高!”。。。

圖中傲然立於牆邊的是來自山東章丘的大蔥,癱倒在樓梯上的是他們自己家的蔥

假設圖中樓梯一階為20釐米,經過粗略的目測和幾何計算,圖中的大蔥高度已經超過了一米五。可見網友們的悲號,並不是空穴來風。

全國女性平均身高為155.8cm,男性平均身高為167.1cm

也有網友依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有說這是甘蔗的,有說是樹苗的,有說是用來掃地的。還有人回憶起了童年的噩夢,曾經在一片如黑森林般的大蔥地裡迷失,找不到回家的路。

畢竟在其他地方人的認知中

一捆蔥無非就是這樣

或者這樣

頂到天也就這樣

而山東的大蔥是這樣的:

沒有兩三根結實的麻繩,捆不住山東大蔥

底盤不夠穩的車,運不了山東大蔥

普通的人力和鐮刀,無法收割山東大蔥

然而這還遠遠不是山東大蔥的極限高度

在大蔥的聖地——山東章丘,那裡的人們,每年都會舉辦一次蔥界盛會——大蔥節。無數威武雄壯的大蔥濟濟一堂,根據長度、粗度、硬度等指標……來評比出當年的“蔥王”。而最佳蔥農則會獲得“蔥狀元”的稱號。

章丘大蔥節至今已經舉辦了14屆,於每年大蔥成熟的10月份前後舉辦

今年大蔥節,蔥農苗發勇的愛蔥,以2.51米的高度,成為了新一屆的蔥王。

2.51米,已經比姚明高出一個頭了

山東大蔥對山東人民有著特殊的意義

老祖宗傳下來的食物

據《管子》中的記載,大蔥最早是從西北的戎狄引進,齊桓公“北伐山戎,得冬蔥與戎椒,布之天下”,而齊國也就是現在的山東境內。大概在公元前681年,章丘地區就開始種大蔥了,大蔥在齊魯大地上已經種植了3000年。

齊桓公率軍攻打入侵的北戎,為大家帶回了大蔥

根據大蔥怕澇不怕旱的習性,山東這片土壤肥沃、水利發達的大地,正巧成了最適合種大蔥的地區。而章丘大蔥,蔥高杆白,辣味不厚,又脆又甜,在公元一五五二年,還被明世宗封為了“蔥中之王”。

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這其中的意義對執著又樸素的山東人,自然不必多說。

最困難的日子都靠大蔥撐下來

在過去普遍貧窮的時候,有時候連鹹菜都吃不上。滿地大蔥的山東人民,只能手邊有什麼吃什麼,畢竟總得有點東西就飯吃,大蔥味道辛辣刺激,隨手一拔就能下飯了。

生命力頑強的大蔥,在大旱的年頭都能保持堅挺,所有蔬菜都萎了的時候,是大蔥陪著山東人民度過了一段又一段苦日子。於是吃大蔥的習慣一直被山東人民保留到了現在。

酸甜苦辣,蔥裡的味道就是人生的味道

所有人對蔥的嫌棄,無非就是對它刺激、奇怪的味道的嫌棄:不如辣椒辣得純粹,又不像甜點甜到心化,有時候還能吃到苦味,吃完嘴巴里又有揮之不去的口臭。

再仔細想想,這些味道,不就是你們一生中遇到的味道麼。而被你們嫌棄的口中留下的臭味,難道不是對過去苦難的尊重和憶苦思甜麼?

每一個在外地的山東孩子,吃到正宗的山東大蔥就像回到了家鄉。而每一個即將遠行的遊子,他的爸媽如果忘了在他的行李箱裡塞一捆大蔥,一定會追到車站,對自己的孩子說:

“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動,我去買幾棵大蔥。”

(完)

訂閱號關注新男人裝”是的,你們的男人裝又回來了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情感相關

使用條款| 私隱政策| 聯繫我們

© CopyRight 2016 HKCOMPANYSEARCH.COM Rights Reserved. 0.011882066726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