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2018-01-13 | 新京報網

近日,“紫光閣地溝油”這一“烏龍話題”登上新浪微博(簡稱微博)熱搜榜,讓熱搜“刷榜”這一行為,進入公眾視野。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網路中,多個平臺和渠道均有從業人員宣稱,能夠提供熱搜“刷榜”業務,保底上榜時間一個小時,價格隨時長、排位而變化。一名從業者稱,可提供一次性付60萬元,包上熱搜一天的“套餐”。

微博平臺表示,已多次對“刷榜”行為進行打擊,並曾對相關活躍賬戶進行封禁。網路專家指出,提供此類服務的公司,慣常使用劫持大量普通使用者賬號或流量等黑客手法,遊走在法律邊緣。

“刷榜”從業者分佈多平臺

近日,中共中央國家機關工作委員會機關雜誌《紫光閣》、共青團中央官微、人民日報、新華網等多家權威機構,批評嘻哈歌手PG One歌詞低俗、教唆吸毒、侮辱女性。

此後網上多張微博截圖顯示,PG One粉絲將紫光閣當作一家飯店官微,因而集資購買微博熱搜話題。於是,子虛烏有的“紫光閣地溝油”標籤,成為當天的微博熱門搜尋話題。

對此微博官方曾迴應稱,“紫光閣地溝油”標籤曾在一段時間內搜尋量激增,進入“實時上升熱點”,但並未登上熱搜榜。微博此前也曾公佈通過違規手段刷話題閱讀數、旨在衝擊熱門話題榜單的賬號,並對話題和主持人做了封號處理。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微博熱搜,即指固定時間內,使用者通過微博搜尋欄進行搜尋的內容中,相關性最高的一類關鍵詞或短語。目前,微部落格戶端會實時顯示50個熱搜內容,並按照熱度進行排名。

儘管微博方面對“紫光閣地溝油”進行迴應,但商業性質的熱搜“刷榜”,已經成為一條新的產業鏈。10日,上海市網信辦通過官方微信,公開提出“嚴厲打擊微博熱搜產業鏈”。

新京報記者發現,包括QQ群、淘寶、豬八戒網在內的多個平臺,均有自稱能夠提供熱搜“刷榜”服務的從業者,價格隨排位、時長而有差異,保底上榜一個小時。此外,更有從業者稱,能夠提供60萬元包上熱搜24小時的“套餐”。

一天60萬元“保證刷到前十名”

通過QQ群搜尋“微博熱搜”,出現數十個相關群組。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部分QQ群宣傳稱:“新浪微博話題前十名1000元,前五名2000元,前3名3000元;實時熱搜榜10000元預約上榜。”

昨日,記者以購買熱搜榜排名為由,聯絡到其中一個QQ群的群主李強(化名)。在問明來意後,李強提供了刷榜的價目表。其中顯示,微博熱搜榜前三名,收費5.5萬元,前五名收費4萬元,前十名收費3萬元,前二十名和首頁分別收費2.5萬元和1.5萬元。

“做之前先給我們提供熱詞,再選擇五個候選詞,最終哪個詞上榜都算推廣成功。”李強表示,上榜時間保底一個小時,“但一般會在榜上很久,有的能達到好幾天。”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同樣的表述,在一些刷榜從業者口中反覆出現。

服務眾包平臺豬八戒網上,宣稱能夠進行微博熱搜刷榜的從業者,達到上百家。其中,多名從業者表示,上榜時間保底為1個小時,但具體能維持多久,則很大程度上依賴於“運氣”,以及標題的質量。

所謂“標題”,即指顯示在熱搜介面的文字表述,可長可短,但需在十五字內。一名從業者告訴新京報記者,“有的標題根本上不去”,但一個好標題,則有可能吸引到真的關注,停留在熱搜榜上的時間也會相應加長。

上述從業者表示,標題需由買方製作,“一般你做三個,我們幫你選一個上,標題要規避掉違法資訊和爭議事件。”對於價格,這名從業人員則提出,前三名10萬元,前五名8萬元,前十名4萬元,10名以後統一為3萬元。

除此之外,為了使得買來的熱搜,顯得更加“真實”,還搭配銷售轉發和評論。其中,評論每100條35元。“你要先發一條微博,然後我們幫你轉起來,頂到熱搜上。”

另一名從業者則開出了60萬元一天的“一口價”,“保證刷到前十名”,另外贈送一萬條轉發和評論。其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這種“套餐”目前很受歡迎,排期一直排到了2018年春節前後,如果確有需要,還要提前“預約”。

■追訪

影視業成“刷榜”最大買家

什麼樣的人在購買熱搜?一名從業者告訴新京報記者,行業內有一種說法,即公司的品牌推廣,一般選擇微博話題榜,但是明星包裝、影視劇造勢,則主要選擇刷“熱搜”,“這是因為娛樂話題具有一定關注度,刷熱搜不容易掉下來。”

另一名從業者同樣表示,有“刷榜”需求的,大多為娛樂明星行業,但由於簽署保密協議,無法提供具體的“刷榜”成功案例。不過,為了打消記者顧慮,其表示可以先給定金,“不上榜就退錢”。

隨後,新京報記者以藝人推廣的名義,聯絡上一名自稱可“刷榜”的工作人員。其提供的價目表顯示,業務涵蓋微博漲粉、刷量轉發及微博熱搜等,其中,微博熱搜前三標價為60000元。上述工作人員表示,團隊有專門的營銷軟體,可以為“刷榜”提供技術支援。此外,其表示,藝人的“負面”熱搜也可以做,“但是必須有料”。

一名影視從業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業內有部分公司,從事點贊、轉發和評論,同時又承擔著廣告公司、品牌公司,以及營銷公司角色。新劇推出之前,製作方往往需要與這種公司進行合作,操作熱搜僅僅是其中一項,話題、轉發等同樣是合作內容。

此前,一名電影營銷公司人員曾向媒體爆料,在電影整體宣傳費用中,網際網路的宣傳費用能佔到40%,而微博的營銷佔其中很大比例。“新浪微博的話題次數、熱搜次數,已經成為一項必備的採購專案。”

■揭祕

“刷榜”多與黑客手段相關

移動安全專家李鐵軍告訴新京報記者,微博盜號、“刷榜”的情況,前些年要嚴重一些,如今,由於微博關聯了手機號,購買手機卡需要實名認證,給“刷榜”帶來了一定難度,這一情況已經收斂很多。

按照李鐵軍的說法,提供“刷榜”服務的公司,操作手法大多與黑客技術緊密關聯。要麼是劫持大量普通使用者的賬號,要麼是劫持流量。

“提供刷榜服務的公司,大多掌握著大量的微博賬號,在某一時間段內,他們會利用這些賬號頻繁地刷某一關鍵詞,達到上榜目的。”李鐵軍表示,有些黑客可通過流量劫持等手段,使一些微博使用者強制點贊某條內容,或關注某人的微博,還可在使用者發微博時,強制插入關鍵詞,以達到“刷榜”的效果。

李鐵軍稱,用於“刷榜”的微博,大多都是盜取的。盜號方式有多種,“撞庫”是其中一種攻擊方式。黑客收集在網路上已洩露的使用者名稱、密碼等資訊,之後用技術手段前往一些網站逐個“試”著登入,最終“試”出一些可以登入的使用者名稱、密碼。李鐵軍表示,以微博這種平臺的使用者數量,如果進行“撞庫”,將會得到數量達千萬級別的賬號,從而輕鬆將某一個關鍵詞頂上熱搜榜。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王煜趙凱迪

責任編輯:李豐

科技相關

使用條款| 私隱政策| 聯繫我們

© CopyRight 2016 HKCOMPANYSEARCH.COM Rights Reserved. 0.0085711479187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