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8-01-13 | AI財經社

文|AI財經社實習生李章洪

編|鹿鳴

“現金貸”又闖禍了。

1月11日,一則“19歲女孩欠現金貸出走,母親不堪催債壓力自殺”的訊息在網上迅速發酵,引起大量關注。據《瀟湘晨報》報道,長沙嶽麓區蓮花鎮19歲女孩夏雙(化名)因欠“現金貸”離家出走,其母親劉麗(化名)不堪催債壓力喝農藥自殺,在葬禮當天依然有四撥人上門催債。

1月12日,當地村民告訴AI財經社,欠貸女孩夏雙很少在家,一直在外面,她的家庭情況不是很好,目前都還住在危房裡。而夏雙的父親主要依靠平時打零工獲得收入。

催債公司:葬禮當天上門催債

因拿不出錢辦喪事,1月10日上午,家人及親友匆匆將劉麗的骨灰下葬。

據當地媒體報道,當天中午12點左右,一輛白色SUV駛入夏雙一家所在的村子,沿路向村民打聽夏雙家的住址,逢人就問。車內的兩名男子最終找到了夏雙家,但被夏雙的父親夏明國(化名)和其他親友團團圍住。極力剋制情緒的夏明國要求兩名男子聯絡公司負責人帶借貸合同來處理,他想弄清楚自己的女兒到底借了多少。兩名男子稱,夏雙一共借了1.2萬,還有3000元本金未還。

13點左右,又有一名紅衣男子乘坐計程車進村催債,他的催收物件也是夏雙。男子一下車就被村民攔住扣了下來。男子隨後向一個備註為“王平”的人打電話求助。夏明國親友將電話搶了過去,詢問公司資訊和借貸情況。

據《瀟湘晨報》報道,“王平”在電話中稱,公司名為“嘉翔資訊諮詢有限公司”,持長沙身份證就可以在公司借貸。夏雙於去年11月向公司借貸2.8萬元,分5個月返還,但對於利息他始終不願透露,只是回覆稱:“她家裡出事,公司只要求還本金,利息看著給。”

據報道,1月10日當天一共有四撥人上門催債。

AI財經社記者通過第三方軟體天眼查搜尋發現,“王平”所稱的“嘉翔資訊諮詢有限公司”,2017年12月5日才在長沙市工商局芙蓉分局註冊,註冊資本為2000萬人民幣。而“王平”正是公司的兩名股東之一,出資1400萬,佔比70%。另一名名為“王洋洋”的股東出資600萬,佔比30%。工商資訊顯示,“湖南嘉翔資訊諮詢有限公司”的經營範圍主要為資訊科技諮詢、商業資訊諮詢等諮詢類服務,並不包括各項貸款、票據貼現和資產轉讓等經營內容,其放貸行為疑涉嫌違法。

12月1日,網際網路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通知,規定未依法取得經營放貸業務資質的任何組織和個人,均不得經營放貸業務。同時要求各類機構不得暴力催收。

自殺母親半年前就開始借錢還貸

劉麗生前在長沙嶽麓區一名業主家中做事。約半年前,劉麗就開始向僱主及僱主鄰居等人借錢,借款的數目從400元至3000元不等,每次都很著急,常常要求在中午十二點或下午三點前“必須要”。僱主的鄰居說,雖然劉麗借錢的數額越來越大,但是一般沒借多久就會還。

據《瀟湘晨報》報道,劉麗曾告訴僱主,她瞞著老公借遍了親戚,加上家裡的積蓄,一共為女兒還了11萬元左右。1月5日,劉麗從僱主家辭職,說自己“不想做了”。劉麗的丈夫夏明國(化名)亦電話告知僱主,劉麗渾身不舒服,“不會去你家做事了”。三天之後,不堪催債壓力的劉麗連喝兩瓶農藥自殺。

欠債女孩家住危房,說不清欠多少錢

夏雙2015年在職高畢業後,一直在一家美容店工作,收入不高。劉麗婚後生過幾個孩子,夏雙是唯一長大成人的。所以儘管家裡很窮,劉麗一直很寵愛夏雙。

1月11日,離家出走十餘日的夏雙選擇了回家。此時,距劉麗的葬禮已過去一天,夏雙跪在母親墓前,悔恨不已,情緒崩潰,一度欲撞碑自殺,幸得親友及時阻攔。當日,當地派出所民警上門詢問得知,夏雙一開始借了6000元,至於消費了什麼、後來又借了多少,夏雙本人也說不清楚。

1月12日,當地村民告訴AI財經社,欠貸女孩夏雙很少在家,一直在外面,她的家庭情況不是很好,居住條件差,目前都還住在危房裡。而夏雙的父親主要依靠平時打零工獲得收入。

河南廈門曾有大學生欠債自殺

這並不是“現金貸”所引發的第一起悲劇。

早在2016年,河南一高校一名大二男生因無力償還高達數十萬元的現金貸款,不堪催收人員騷擾,在給父母留下“來世做牛做馬報答你們”的遺言後,從青島一家賓館的8樓跳下,結束了年僅21歲的生命。而在這次自殺前,該名男生已經嘗試自殺了四次。

實際上,除了上門催收、給親友打電話等方式,危險公佈“裸貸”者裸照也是催收公司常用手段。“裸貸”的主要針對物件是年輕女大學生,借款人上傳手持身份證的裸體照片或視訊就能取得貸款。

一旦借款逾期,放貸公司就以危險公佈裸照等方式催促借款學生還款。而借貸學生往往會因為難以承受還款壓力做出過激舉動。2017年4月,廈門一高校就有一名女生因無力償還57萬的“裸貸”而選擇跳樓自殺。

早在2017年4月份,銀監會就曾下文要求持續推進網路借貸平臺(P2P)風險專項整治,做好校園網貸、“現金貸”業務的清理整頓工作;嚴格執行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間借貸利率的有關規定,不得違法高利放貸及暴力催收。

12月,網際網路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通知,規定未依法取得經營放貸業務資質的任何組織和個人,均不得經營放貸業務。

進入2018年,上海、廣州兩地已率先下發細則。上海市下發《上海市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實施方案》,提出了包括禁止設定高額逾期利息、滯納金、罰息催收等具體要求。廣州市金融工作局連續下發三份分別針對融資性擔保公司、小額貸款公司、網路借貸中介機構的現場檢查細則徵求意見稿,檢查內容涉及貸款利率、委外催收、借款人資訊保護等。

【更多報道請移步 AI財經社微信公眾號(ID:aicjnews)和官方網站 www.aicaijing.com.cn 】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財經相關

使用條款| 私隱政策| 聯繫我們

© CopyRight 2016 HKCOMPANYSEARCH.COM Rights Reserved. 0.0064461231231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