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2018-03-18 | 歷史大揭祕

邢夫人憑什麼能嫁進賈府,做榮國公長子賈赦的妻子?

在榮國府裡,賈赦的妻子邢夫人是個不怎麼上得檯面的角色。賈母對她相當不待見,除了時常請安,和必要的宴會之外,都不想看見她。她自己當然也知道,誰都不是傻子。可事實上她在賈府的身份,也不是那麼難看,好歹也是長房長媳,雖是個填房,卻也佔著正妻的位置,怎麼就不得賈母喜歡呢?

她的門第不太高。

邢夫人出嫁之前家境如何?邢夫人的胞弟邢德全曾經和賈珍喝酒,酒後吐真言,說自己家底很豐厚,按理來說,那份傢俬足夠他胡天胡地了,可是在他還小時,發生了變故,這變故是什麼?他對賈珍說“老賢甥,你不知我邢家底裡。我母親去世時我尚小,世事不知。他姊妹三個人,只有你令伯母年長出閣,一分傢俬都是他把持帶來。如今二家姐雖也出閣,他家也甚艱窘,三家姐尚在家裡,一應用度都是這裡陪房王善保家的掌管。我便來要錢,也非要的是你賈府的,我邢家傢俬也就夠我花了。無奈竟不得到手,所以有冤無處訴。”

邢家很有錢嗎?相對於劉姥姥這樣的莊戶人家來講,必然是有錢的財主大老爺,可是對於賈府這樣的有爵位的人家,實在是不夠看的。就算是邢夫人出嫁搬了不少錢,但如果真是富貴人家,也不至一點都沒有,淪落到租廟裡的房子,一租就是好多年,連個房子都買不起,全家上京投靠,可憐得很。家裡的姑娘邢岫煙,那衣著寒酸,估計不會比劉姥姥好多少。

邢大舅吹水了。

邢夫人為人很吝嗇。

邢家當年肯定是有過一些小錢的,而這錢,大部分都被邢夫人給帶到賈府來做門面來了。邢夫人愛財的毛病,從來就沒改過。她只知道錢一過手,就全部以各種名義收在手裡,實在不太像一個太太做得出來的事。邢夫人沒生過一個孩子,按理來說,邢岫煙就是她最親近的人了。可是,邢岫煙進賈府,她也冷冷的,讓她把每月的二兩月錢省一兩出來給家裡,至於她平時怎麼辦,反正有府裡發的,將就用唄。邢夫人是真小氣,當年帶了家當來,現在孃家窮了,貼補點,也不算什麼難為,人家趙姨娘還時常幫襯呢。她可不,摟著錢,不捨得。

邢夫人性情很冷漠。

邢夫人對誰都冷冷的,當然不是說她不和人打交道,實在是她和人打交道,從不交心。尤氏出身雖不高,也是個填房,但和王熙鳳等人,總歸感情還不錯。下人雖不怎麼瞧得起她的出身,卻也不會暗地裡嚼舌根。可是邢夫人,被丫頭婆子們說得,可一錢不值。就是賈母這個婆婆,也眼不見為淨。

迎春被賈赦賣給了孫家,遭遇令人同情,連王夫人這樣的都感慨萬端,邢夫人做為迎春的法理上的“母親”,卻冷冷的,似乎就是別人家的事。

她的性格不是進賈府後變的,應該是從小如此。憑她這樣的條件,怎麼會成為榮國公長子的兒媳?

第一,賈赦娶的是續絃。

賈赦娶第一任妻子的時候,賈府必然是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的繁華,做原配挺風光,就比如王夫人,雖是二房媳婦,卻可以隨便作主,哪怕是在老太太面前,也可以擡著頭做人,她的女兒可以嫁入皇家為妃。可是續絃不一樣,地位特別尷尬,在原配面前,哪怕是祭祀祖宗,那也是要執妾禮的,說白了,就是個比妾高一點而已。同等層次的人家,誰都會往上湊。

而邢家許了大量錢財,家世也挺清白,比較好掌控,不會鬧出什麼么蛾子。邢夫人又長得特別美貌,很合賈赦的意,最重要的是,姑娘邢氏還挺樂意,這門親事就成了。

第二,賈母對賈赦的親事不走心。

其實填房難找,要找個性情好的,還是可以的。但邢夫人的性情實在是不咋的,行事完全沒有大家風範。比如賈赦想納鴛鴦為妾,邢夫人跑前跑後,先讓王熙鳳跑腿,王熙鳳躲了,還勸她別去觸黴頭,可是,她轉身就去找鴛鴦的哥哥嫂嫂,誓必要把這事辦成,結果鴛鴦在賈母面前一鬧,她被罵得狗血淋頭,連帶著王夫人都躺了槍。這事辦得不地道,估計她想著先得到了家長的同意,你一個家生丫頭,還想怎麼樣?她完全可以先徵求賈母的意見,然後再看著辦,她的辦事順序都給搞反了,雖然親事不成有多方因素,但這辦事能力,也是沒誰了。

她說話也不咋樣。鳳姐是賈母欽定的管事奶奶,但是她沒事老去添堵,或者直接就上前罵,說什麼“雀兒揀著旺處飛,黑母雞一窩兒,自家的事不管,倒替人家去瞎張羅”,什麼自家事不管,管別人家事,這哪是罵鳳姐,分明是罵賈母和王夫人,這情商,也是沒誰了。

這樣的行事,這樣的性格,也不是一天成型的,只能說賈母對這事不走心。婚前連最基本的調查都省了,直接娶進門來,對賈赦這個兒子,她實在是不上心,難怪賈赦就藉著講笑話,說她偏心。——連個好老婆都不給人家找,這娘當得。人家沒有老婆的家勢仗著,嘟囔幾聲總是可以理解的。於是,賈母對這兩人,都不待見,讓他們住一邊,鬧騰去,反正眼不見為淨,她樂得自在。(婉如清揚)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歷史相關

使用條款| 私隱政策| 聯繫我們

© CopyRight 2016 HKCOMPANYSEARCH.COM Rights Reserved. 0.0085430145263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