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 2018-07-20 | 第一軍情

第一軍情作者:狼戈

“雙普會”剛剛結束,美國就對俄羅斯舞起了大棒——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18日報道,美國眾議院議長保羅•瑞安稱,美國國會會考慮對俄進行新制裁!瑞安說:”俄羅斯干預了美國大選,但沒有對選舉結果造成實質影響,我們對他們實施嚴厲的制裁,要求他們負責,如果還有其他形式的制裁的話,我很樂意考慮”。在此之前,美國國會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也呼籲共和黨人團結起來,對俄羅斯實施更多制裁。

事實上,美國人從一開始對特朗普與普京會晤就有各種擔心和看法,雙方會晤過程中特朗普的一些言行更引起了美國輿論的廣泛批評,一些政要和媒體紛紛發表言論,批評特朗普“討好普京”,“媚俄”“出賣美國”“丟人”等字眼了大量地出現,甚至有人直接指責特明朗“賣國”,帽子彷彿一頂比一頂大、一頂比一頂沉。

更重要的還在於,特朗普沒按照美國國內不少人所期望的那樣當面指責普京,甚至還把美俄關係跌至谷底歸因於雙方“都有錯”——按照路透社的說法,特朗普沒有順應他在美國國內的反對者和西方盟友的呼聲,也就是就造成美俄關係惡化的任何事件當眾指責俄方,“連一個貶義詞都沒有說”。

中央情報局前局長約翰•布倫南在推特上指責特朗普“超越了重罪門檻”,“不啻於叛國”。前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特朗普“當著全世界的面(向普京)投降”,他的言論“非常、非常令人不安”。前聯邦調查局局長詹姆斯•科米更是把特朗普描繪為“叛國者”,說特朗普在外國土地上與普京站在一起,“拒絕支援他的祖國”,“愛國者們應挺身而出,反對這名總統的所作所為”。

在俄羅斯是否干預美國大選問題上,特朗普在芬蘭的記者會上說,他相信普京的說法、而不是美國情報部門的結論。對於特朗普這種說法,美國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說,美國曆史上沒有任何一名總統像特朗普那樣支援美國的敵人,他與普京而不是與美國司法、國防和情報部門站在一邊,是“自私、危險、軟弱”的行為,“把自己(的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

也許,特朗普並沒想到,他想通過與普京見面緩和兩國關係,從而為自己撈取一些外交資本的舉動,居然一下把讓他推到了風口浪尖,這也難怪此後連他自己也稱這是一次“政治冒險”。從當前美國國內的反應來看,這次“冒險”顯然並不成功。美國國會聲稱考慮對俄羅斯實施新的制裁,這幾乎等於宣佈,無論特朗普與普京見面時達成什麼協議,都統統不作數,美俄關係根本上還是敵視和對立。

面對來勢洶洶的輿論轟炸,一貫嘴硬的特朗普也不得不服軟,開始修正自己的“錯誤”。他回國後先是辯解說自己當時是“口誤”,他“相信”美國的情報部門,進而接受媒體採訪時自我標榜稱,他是美國曆屆總統中對俄羅斯態度最強硬的一位——特朗普在白宮對記者說:“沒有哪屆總統的對俄態度能比我更強硬。看看數字,看看我們做了什麼,看看制裁和被驅逐的外交官,還有不久前敘利亞發生的事情。”

特朗普指出,美國還從未有過對俄態度像他一樣強硬的總統,俄羅斯總統普京對此並不高興。顯然,特朗普這不僅是在直接否認自己面對普京時“軟弱”的說法,更是在說明他和普京沒有任何超越表面之下的關係。儘管如此,美國人依舊不依饒。“雙普會”後,有美國議員指出,特朗普在普京面前的表現,“唯一可能的解釋”是,他有“把柄”在俄方手中。眾議院民主黨領袖南希•佩洛西也持相同觀點,說特朗普在普京面前表現“軟弱”,“證明俄方握有總統個人、財務或政治方面的某些東西”。因此,特朗普表白自己對俄羅斯“最強硬”,並因此讓普京“不高興”,就是在表明自己沒有被普京拿捏住。

不管怎麼說,特朗普會晤普京的行為本身和他在會晤時的表現確實在美國國內“捅了馬蜂窩”,引起美國國內反俄勢力的激烈反彈。作為“自證清白”式的迴應,特朗普也許短期內不僅無法落實與普京達成的一些協議,甚至還會做出一些對俄羅斯更加強硬的動作,而美國國會內部的反俄勢力趁機出臺類似追加對俄羅斯制裁措施的舉動的可能性也很高,美俄關係的僵局想要打破,恐怕很難。這也再次表明了美俄關係的敏感性和複雜性。

分析人士認為,儘管俄國內有改善對美關係的意願,但特朗普改善對俄關係的嘗試顯然在國內受到了極大阻力,這使得美俄關係短期內很難出現大的改善。更嚴重的是,雙方戰略對衝,美國想維持其“優先及霸權地位”,而俄羅斯則致力於鞏固世界多極化,雙方目標互不相容。因此,即便雙方同意就諸如“互不干涉內政”之類的問題進行合作,美國將來也依舊會遏制俄羅斯。不過,“雙普會”以這種方式結束,也並不出乎人們意料。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軍事相關

使用條款| 私隱政策| 聯繫我們

© CopyRight 2016 HKCOMPANYSEARCH.COM Rights Reserved. 0.0056979656219482